康复者文集(三)


本中心部分康复者文集(三)


  • 文章详情
  • 文章属性

本中心部分康复者文集   (三)




求助者治疗反馈选录(痊愈者来信)


更多案例详见网站首页顶部的  “心理文章” 及 “ 康复者文集” 页面: http://zhengshizixun.com/lyxl




鄭氏(上海)心理咨询机构求助者治疗反馈选录(痊愈者来信)

 

以下是鄭氏(上海)心理咨询机构开业十四年来众多真实求助者的治疗体会及个人在康复中的领悟与总结,是分别由鄭氏(上海)心理咨询机构各位咨询老师分别负责咨询的,如需借鉴其康复中的经验,我们可尝试再与其联系,在征得其同意后可互相联络.因涉及个人隐私,我们已把一切其个人信息尽量抹去.其个人康复经验仅供参考,不代表鄭氏(上海)心理咨询机构咨询老师的本人立场。



鄭氏(上海)心理咨询中心 治疗模式请参考:   http://zhengshizixun.com/lyzx     


 

 

 

以下是部分各类严重心理问题求助者咨询中的反馈,今年陆续增加中:






 

一例(躯体性)疑病症抑郁症恐惧个案的咨询反馈(路先生)

发布者:adminadmin 发布时间:2009-4-14 阅读:929次

 

咨客路先生自述:


我是一家企业的老板,今年39岁,男性。一开始我觉得头发昏,就认为是我多年的乙肝发作了。由于我在19岁那年体检查出来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故在内心深处一直对此病有忧虑感。从此就开始了我的漫漫求医路,我去过大小医院不下10家。检查不出来病,我反而很着急,我内心在不断的想我是什么病,是什么原因导致我的身体不舒服,经过一年的折腾,最后被诊断为是抑郁症,转而开始对抑郁症产生极大的恐惧。于是开始在网上找心理医生,一开始找了两家,第一家每小时600元,我大概花了1000元多一点;接着就又换了第二家,一小时300元,大概接触了半年时间;然后又在网上找了中药治疗换了两家医院,都是药吃了一半就觉得没有作用就放弃治疗了。


在这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通过网络找到了郑老师,先是看鄭氏咨询网站的文章,然后给机构打电话,当时的心情无法形容,病情的折磨,害怕上当,恐惧的心理都有。期间和机构通了大概2、3次电话,又和郑老师本人通了2次电话,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判定这个机构值得求助,然后就汇出了18500元。当时钱汇出去,内心真的很害怕,害怕上当。随后郑老师给我安排了内部的一名咨询老师是黄老师,机构也给我发来了咨询合同书,随后就是每天打电话黄老师,当时就是身体不舒服各种症状都有,恐惧忧虑失眠早醒。我当时也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反正钱花了,自己也再不会换心理医生了。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1年时间,奇迹出现了,过去的那些症状不知不觉都没有了。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好了。现在有时候还有一些症状,但我觉得自己内心已经能接受这些了。我已经能快乐得生活了!在这里我非常感谢我的咨询师黄老师!鄭氏咨询真的有两下子!我好了!我当初的判断非常得正确。找鄭氏咨询找对了。我有机会去上海一定请黄老师大吃一顿!哈哈!

 





小程的来信(强迫症痊愈体会)

 


 

郑老师,您好,我是小程,不好意思,这两天较忙,一直没顾上给您回信,非常抱歉。如果没有您的精心指导和治疗,我不会这么快就完全痊愈,真的非常感谢。下面,我谈一下自己的痊愈心得,具体的症状和治疗过程我都不多说了,因为所有的所谓症状都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把握住本质,我想经过努力,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每个人都可以痊愈的。

1、一定要以生活为中心,想想以前自己每天都喜欢做的事情,都做了什么事情,把它们重新拾起来,一件一件的去做,把自己的日程安排满,不要因为所谓的“病”或者找其它各种各样的理由而不想实践,也不要光想着等自己一切都好了之后才去实践,一定要马上亲自去实践,在开始实践的过程中肯定会不断受到症状的困扰,会感到很痛苦,不过症状来的时候不要管它,随它去,挺挺就过去了,能多干就多干,不能干就不干,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就是了。

 

2、不要抱着治疗的目的看什么心理学书籍,或者一直寻找各种各样的理论方法而妄图从根本上治疗它或者使症状彻底消失,切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很多理论都强调要打破执着,顺其自然,认为这样才能最终达到不治而治的效果,话说的可能不错,但是会使很多人可能会因此而陷入误区,因为他可能光想着寻找方法打破“治”的这个执着,或者是寻找方法,比较刻意的做一些事情而顺其自然,因此我认为不要学习什么理论或者寻找方法了,你都不要管它,那只会使你陷入一个又一个误区,只能在这个圈子里打转而永远得不到痊愈。记住没有任何理论可以使你彻底好起来,你要做的就是实践,把你以前荒废的事情拾起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使自己的生活丰富起来。

 

3、在实践的过程中多数人肯定都会想光这么做行不行啊,我光靠这能彻底好么,对实践的效果经常感到悲观;或者是在实践的过程中还是总想着找一些理论或方法去治疗,有这些想法很正常,不要试图去消除它,不要管它,有就让它有,无所谓,你只管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行了,你需要的只是坚持把该干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做完,也许一个星期、一个月、三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效果都不明显,但你不要管,不要灰心,你需要意识到我不是为了治病而生活,我是为了生活而生活,因为我还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业,还有很多我想干的事情。逐渐地你在生活的过程中你就会发现你的症状越来越轻,真到什么时候好的你根本都不知道,只是突然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现竟然完全好了,这就是不治而治。

 

4、在痊愈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反复,也许通过实践你好了,但过一段时间又复发了,不要怕,这很正常,这说明你对它的了解可能还不够彻底,不要感到恐惧、灰心或者沮丧,当然了有这些心理状态也很正常,毕竟是又复发了,它又来了,你要告诉自己无所谓,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要相信以生活为中心的道路是正确的,坚持自己的生活就行了,很快你会完全痊愈的。

 

以上就是在您的精心指导和治疗下,我在痊愈过程中获得的一些心得,肯定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您批评指正,也希望其中有用的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帮助。

再次对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小程

                                                                                             2009年8月1日









一位强迫焦虑疑病症咨客痊愈后的来信反馈(2009年)

 发布者:adminadmin 发布时间:2009-9-20 阅读:427次

 

 

我是一个罹患神经症多年的人,生活感觉就像是在黑夜中前行,屡屡碰壁,心中恐惧、焦虑、紧张、沮丧、忧郁等等的情绪每时每刻都如影随形。我内心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健康的人,头脑敏捷,四肢健全,本应可以在生活的道路上欢快地行走。但是,可恶的神经症,它就像遮住了阳光的乌云,把生活中所有的光都夺去,让你在人生的道路上辨不清方向,看不到去路,只有一路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直至头破血流。


为了驱散乌云,照亮黑夜,我求助过许多各种各样,各式流派的所谓心理专家、咨询师,但每次咨询过后内心只能获得片刻的安宁。就像手中握着一个电量不足的电筒,微弱的光只能照亮你的一小段路程,走过这段后生活之路又回归黑暗。


但上天待我不薄,它让我在几近绝望的时候,接触到了鄭氏咨询机构,有幸认识了以郑老师领头的不少优秀的心理咨询师。他们的治疗理念,完全不同其他的心理咨询机构——他们的风格是那么的清新怡人,让人真正能够得到彻底的放松;他们的话语,每每犹如甘露沁人心田;他们对待咨客的态度,是亲切、真诚、极其负责的。我徜徉在鄭氏咨询机构的这片乐土,醉心于老师们的各种教诲,感觉到头顶的那片乌云似乎已渐渐淡去。


刚开始接触鄭氏咨询机构的时候,说实话,我心里是抱有怀疑的态度的。因为之前也求助过不少心理咨询机构,刚开始都是怀着满满的希望,觉得自己的病有救了,可每每都是类似于倾诉的发泄,能得到暂时的缓解,不过多久病症就会卷土重来。钱也花了不少,却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因此这次我是怀着半信半疑的心理去接触鄭氏咨询机构,特别是鄭氏咨询机构比较昂贵的治疗费用让我犹豫了很久很久。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进行治疗的是鄭氏咨询机构老师们自身康复的例子,很多老师原来自己也是一个神经症患者,经过自身的努力,终于得以痊愈。我想,经历过神经症的痛苦历练和具备成功走出来的经验,这是老师们治疗水平最好的佐证了。我下定决心,不管怎样要再尝试一次,如果又没有效果的话,那么我也只好认命了。


郑老师的治疗跟以往我接触过的以前任何的治疗都不同,让我觉得眼前一亮,隐隐中已经有了不少的信心。此后每次感觉自己挺不过去的时候,我都会跟郑老师发短信,要求咨询,而他总是很快地能安排到咨询的时间,与我交流,尽快解决我的问题。在交流过程中,郑老师非常地耐心,从没有让我感觉到他的疲倦或不耐烦。实际上,我知道他是很辛苦的,每天跟很多病人交流,解决问题,嗓子也经常嘶哑,不停地咳嗽。有时候觉得不忍心,想让他多休息一会儿,他总说没事儿,让我非常地感动。


就这样,在郑老师特色的治疗和耐心、反复的帮助下,我现在 怀着极度欣喜和感激的心去生活,去工作。

非常感谢鄭氏咨询机构,它让我在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看到了光明,并带着我走出了人生的泥泞地。

真诚感谢郑老师!真诚感谢鄭氏咨询机构所有帮助过我的老师!

 

-------

 

注:此案例已痊愈,主要由郑老师负责咨询。








一位社交恐怖症咨客痊愈后的来信反馈

发布者:adminadmin 发布时间:2009-9-20 阅读:530次


一个社交恐惧症的康复体会


女   43岁   小学教师 


真是不可思议,我和过去判若两人。我现在每天很快乐,总有做不完的事。上班、做家务事,锻炼身体,看书、上网……过得很充实,身体也好多了,人也养好了,老公也很高兴。我现在几乎把病给忘了,真是奇怪,原先病时的一些想法反复出现,可是现在根本不想它了。如果不是为了更多的还在痛苦中挣扎的病友,我真的不想去回忆我的病情。


过去的我每天心神不定、担惊受怕、不敢到公共场合去,见了人就脸红,到店里去买东西像做贼一样,只要看到人就怕别人看着自己,心很不安。在生活中,总是想着别人如何对自己的看法,从而讨别人的欢心,总是为别人而活,没有自己的个性,活得很累,别人还很看不起自己,自己就责备自己,总是认为别人比自己强,很羡慕别人。总天想着如何像别人一样光明正大的做人。我既想参与集体活动又怕集体活动,每次开会我紧张极了,总是坐在不显眼的地方。每次假期旅游我多想和大家一起开心地说笑,但我不敢,什么都不说,还很紧张。……一言难尽我的痛苦。这痛苦多少次使我想到自杀,如果不是我老公的多次鼓励和安慰,也许我早已不在人世了。真的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这痛苦正常人理解不了,只有得这病的人才能理解。


下面就谈谈我病治疗历程:


这痛苦的折磨从我懂事就开始了,大约从16岁起,将近30年了。我在90年开始治疗,到精神医院看病买药吃,断断续续地吃了10年药,但药的副作用太大了,使我的身体出现了很多问题,而且病也只缓解一些,没有好过。我自己也看了许多有关心理学和哲学的书籍,每次看完信心很足,但到实际又无法适从。2008年我从网上无意中看到郑老师的网站,和联系人韩老师谈过几次,我很相信他们的机构。但我的爱人怎么也不相信网上的咨询,也难怪他,他每天看报纸登一些骗人的故事,平时他很少上网看有关方面的资料。在我的劝说和威胁下,他只好答应,但要亲自去郑老师的机构看一下。2008年5月中旬的一天,我们去了,韩老师很友好地接待了我们,郑老师在万忙中抽时间见了我们。给人印象,他们办公的地方不气派,但郑老师很诚恳。回来以后,我办了手续。


最开始是钟老师给我咨询,他很和蔼,很有耐心,他每个星期都给咨询要我完成一个作业。我为了病,像个听话的孩子似的,努力完成他布置的作业。在咨询中,我每天都看咨询老师的博客,还把韩老师的博客打印下来反复看和思考。还把他们的讲座录音下载手机上,只要有时间就听,我尤其喜欢听郑老师的。具体内容我不记得了,只知道我们这些病人本身没有病,只是自己跟自己斗,跟自己过不去,活得累死,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你有这病,你说给别人听也不信和不理解,是自己找罪受。还有,得我们这病的人都是完美主义,很固执。……在咨询中,我说我恨自己不能像别人一样能说会道地在外边交际和应酬?我很自卑。钟老师说你能呆在家里耐住寂寞看书学习也不错,也是你的优点。……根据老师的咨询的话,慢慢的实践,在生活中观察和思考,就会慢慢地领悟老师们的话,你就会慢慢的好起来。我记得最深的一个比喻:我们的病就像一个皮球,你越拍它就越跳得高,你不理它,它会慢慢地安静下来,甚至消气了。我们的病如果你天天想如何如何克服它,它反而越来越厉害,你不去想它,而是做自己该做的事,它会慢慢淡忘了。那个时候难以相信,现在真是深有体会。但那是我还是努力按老师说的去做,有时有个念头在心里不由自主地反复念,我就控制自己不去想它。现在说起来容易,当时做起来很难。如老师们说脸红就让它脸红,紧张就让它紧张,在众人面前让它脸红,让它丢脸,没有大不了的事。你不在乎它,时间长了,就会好了。但是我就是过不了这一关,我不愿让自己这样,所以我其它方面慢慢都好多了,就是这一关过不了,我很痛苦,我想我今生可能难走出这病魔的折磨。于是我向鄭氏咨询机构要求换咨询师,我开始不好意思直接跟钟老师说,后来各种原因只好直接跟钟老师说了,钟老师真有肚量,不但不计较我,还帮我推荐翁老师给我咨询,我好感激。


翁老师给我咨询时反复给我讲:你不是你所思之人,你是所行之人,别人评价你不是看你怎么想的,而是看所做的。你想得再好别人也不知道,你想得再坏别人也不知道。再说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维,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会有,你不管它。你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你的行为是对的就可以了。听了她的话,我就慢慢试着做,果然有效果,原先大家坐在一起,只要我有一个不好的想法,我就会脸红,好像别人都知道了,我现在想,别人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于是我很镇静了。当然,翁老师还说了很多道理我不记得了,在咨询中,她还给我发来有关的文章看,尤其给我看《自觉与领悟之路》这本书,是森田先生治疗病人的记录和一些理论知识,对我帮助很大。


我接受郑老师机构的治疗已有一年多了,我现在病  好了。现在回想起来不敢相信。有段时间我好担心病如果两年都好不了,郑老师他们不管我怎么办?因为我原先听他们说一般咨询最长1到2年。没想到我现在好 了,但我相信就是不好,他们也会跟踪治疗的。因为我很相信他们。再说再难的病可能一、两年就会好的,你看我这么顽固的、时间长的病都能好,我相信什么病只要在郑氏老师们的咨询下都会康复的。


借此机会我想说几句心里话:对郑老师和病友说。


郑老师:

     我忠心感谢你创办这样的一个机构,使我和许多病人走出痛苦的折磨。日本出了森田先生,你是中国的森田先生。你的事业是伟大的,对人类非常有意义的。在我治疗中,我所认识的咨询师都很诚恳和很有耐心,也很负责。这都是郑老师管理有方。尤其是钟老师不但不计较我,反而还耐心帮我。在我生日时,他还特意为我制作了一张精美的生日贺卡,贺卡生动有趣,我一看就会笑。希望郑老师表扬一下钟老师。


    亲爱的病友们:如果你还在痛苦的病魔中挣扎,我奉劝你们不要犹豫和怀疑,赶快接受郑氏老师们咨询。他们会使你很快摆脱无聊的痛苦折磨,堂堂正正地快活地做人,会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

 

 

----

注:此案例现已痊愈,征得其同意,现全文登出,以供尚未痊愈者参考。









痊愈者来信

我的人生才开始

 

过完年我就37岁了,这几天我反反复复的考虑要不要联系你们,最终我还是拿起了电话。我要谢谢你们,我是看了你们的网页上的文章对照着把我的病治好的。要怎么说呢,我原是一名恐惧强迫症患者。


1988年我15岁离开了家乡到昆明读书。那是的我单纯如一张白纸,纤尘不染。因家庭贫穷,兄妹多,我很懂事的没有去读高中,而是去读中专。那时中专毕业国家就可以分配工作。虽然如此,在昆明读书我还是很努力,成绩一直都很好。不知是什么原因,我换了很严重的失眠。一个晚上我被一种哭声惊醒,有点害怕,随后就怎么也睡不着。到了第二天晚上我一想到睡不着就更睡不着了,渐渐的整个晚上都睡不着。我更害怕了。我本来就内向,胆小,又执着,认定的人和事不轻易更改。我走进了一条死胡同,我在分析我为什么会睡不着,那天晚上发生过什么?在日渐憔悴的日子里,我的一个同学说了我是得精神病,我的地狱生活就开始了,我以为我会失控,会做什么坏事。我在控制我自己,但我又怕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是醒悟到我没病,症状就消失了。其间我怎样挣扎我怎样冲突我怎样治疗我不想多说。那是我多傻。我最美的少年时代就这样匆匆溜走了。



毕业后我顺利的分到了一个机关单位。经过少年时焦虑恐惧,我学会调整我的心态。我不会失眠了。我睡得好,人也渐渐长胖了,人也变得美丽起来。假如生活才开始,那就又错了。工作第二年我到昆明出差,晚上我在几个老大姐的唠叨中快速入睡,在很静的状态中,大脑忽然触到了沉淀已久的往事,我又恐惧焦虑起来,我到底怎么了?在精神病失控的杂念中,我越想控制越控制不了,但这个过程很短,三个月就过去了。怎么走出去的,我也忘记了。


一转眼15年过去了。其间我接了婚,生了一对儿子,在相夫教子中过得平淡安稳。我忘记了一切曾经发生过什么。我是个善良贤淑的女人,工作上没有什么追求,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日子渐渐好了起来,心灵越来越宁静了。2008国庆节年我们一家到昆明玩,在回来的路上,依着儿子的要求买了一本鬼书,看了后我宁静的大脑又焦虑起来,到底怎么了,渐渐的想起了一切,我下了地狱。杂念汹涌地涌来,控制,再控制。我在网上查询,我才知道强迫症。我无言。到过精神病医院,看过心理医生,药物把我控制在床上,心理医生说治疗几次就好。


我走上了自我自疗之路。我毕竟好过15年。


大概是2009年3月,我在网上搜寻到你们的网站,我看了千灯老师的几篇文章关于接纳自己,和在生活中去治疗,我如获至宝,我马马虎虎的看了一下,记下了然后我删除了你们的网站,我走进了生活。


我刚好换了科室,我到了办公室工作。办公室很忙,没有人愿意来,我心甘情愿的来了。在以前打死我也不来。一到办公室,我就闲不下来,收文,发文,处理公事,练习写公文,忙的不亦乐乎。工作着是多么快乐的事呀。


在家中,我的先生教我下五子棋,开始跟他下,最后在网上下。五子棋棋理简单,但又博大精深,变化无穷,易学难精,随着水平的提高,在连五子的过程中我体会到无比的快乐。


我读佛教的书。在回归心灵的过程中,我寻找我的信仰。我相信因果报应。我相信今生就要回报,我相信老天给我另类的磨难今生一定要给我回报的,我并且知足而感恩。


我的心时时都是快乐的。


一切杂念渐行渐远,快乐渐行渐近而来。


治疗神经症的过程是个领悟的过程,不管是渐悟还是顿悟,慢慢地体会快乐与痛苦。机缘到了,你的痛苦也就解脱了。我是在某一天,大脑好像明白了什么,一切杂念嘎然而止。


神经症好过之后在后来的岁月中又复发,不是说治疗错了,而是曾经的伤害深深潜伏在大脑里。不要埋怨生活,人生就是如此,快乐与痛苦与你紧紧相随。


虽然我与你们从没联系交流过,但你们的宗旨“誓拔众生苦,誓与众生乐”我深深的认同。我们都是炼狱般身心历难的人,我们最了解神经症人的痛苦,只有经历过才会令痊愈后的我们过一个脱胎换骨的人生。不要辜负这种磨难,人生才开始,戏才上演。


祝福所有的神经症人早日痊愈,原你们的心灵自由无比!

祝福鄭氏咨询机构的所有同仁们,你们的付出会有丰厚的回报!

 

 

一轮明月

2010年1月17日








徐**的反馈


老师:
 
 
       你好!    好久没谈神经症了,这是一段难以遗忘的经历,让我痛苦,也让我成长。


我是一帆风顺的长大,从不知道焦虑是什么。突然莫名其妙的得了强迫症,从不知道这是什么病,到深刻的认识它,到决定要自救,挣扎了整整五年。

我是万分痛苦的时候找到了郑老师。说来也怪,有一天,我在玩电脑的时候,我收藏的网页上有你们咨询机构的网址,我随便打开一看,就感觉他说的方法很好。当时就打电话给郑老师要心理治疗。至今还记得老师跟我说的一句话“你要学会独立,不能依赖别人,等你摆脱了神经症,你就是一个坚强独立的人。”这也是以前的我没有的。从郑老师这里我更深一步的认识了强迫症,以及修正了一些错误的想法。其实这就是一个怪圈,不明白的人会拼命的往里钻,然后越钻越深,就出不来了。现在回头想想,老师的观念对我很有帮助,很长一段时间我只是表面上理解他的意思,其实没有真正的悟透。悟透了就很简单,好好的去生活吧,不用管这些乱七八糟的症状,理它只会越理越乱。不知不觉地就消失了。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没有了成天困扰我的想法。现在偶尔想起,也不再胆战心惊,这些已是过去。


回想自己的经历,我不恨它。神经症是一把双刃剑,尽管它让我痛苦,当时我想宁愿身体有病,也不要患上心理上的疾病。但我也从中学会了很多人生的哲理。心理的炼狱是我人生中成长的宝贵经历。非常感谢郑老师和钟老师,有了他们的指导,才有了我今天独立的人格。我现在有了自己的人生追求,学会了坚强和坚持。这一些都是以前没有的。


没有得过强迫的,不知道它的痛苦,我既然已经战胜了它,还有什么困难不能解决呢。我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不要害怕强迫症,我们能够战胜它。

                                                                                                        徐**







我是倪先生,咨客来信

 

我的童年时代总的说还好,只是较胆小,爱幻想,和小伙伴相处不错,进入青春期就象是一场噩梦,上课时非常害怕老师提问题叫去黑板前做题目,表现为心里喷喷直跳,上台时两腿发抖,有一次音乐课被老师叫上去唱歌一身冷汗直流,老师和同学以为我生病了,其实我知道内心是多么的恐惧啊,还有一次和同学说说笑笑中,笑容突然收敛,再也笑不出来,当时心里很害怕,从此别人很开心说说笑笑的场面,我就越是害怕,治疗后才知为表情恐怖,后来不敢交往,也失去了很多朋友,接着有一段时间失眠,总之有很多症状,这些症状(心魔)不断折磨着我,当时我想我的青春完了,工作后心魔依旧,严重影响着我的工作和我的生活,它象个无底洞,吞噬着我的一切,何时才是尽头啊,直到我在网上了解到这是强迫症,我想积极治疗,但对医院里的心理医生不是太相信,也没去看过,


后来阅读郑老师的文章,觉得讲的深入我的心灵,很想进一步了解,偶然我看到有个心理学专家说过治疗心理疾病要找过来人,也就是有从心理疾病中康复成为心理工作者最好,因为他们从实践中走出来,最能了解我们的感受,也最有效,但我还是担心会受骗,毕竟网上很虚拟,在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后, 07年6月我利用双休日赶到上海,在和郑老师谈完话,消除了疑虑,当即签了协议接受治疗,治疗过程中郑老师、韩老师、翁老师等给了我细心、科学合理的帮助,基本上都通过电话联系,当我有疑问时,有痛苦时,老师们肯定实在的语言给了我信心,


康复的过程也是一个反复逐渐进步的过程,刚开始觉得不可思议,不断念几句口诀,磕磕碰碰中去生活,还是会出现症状,还是会焦虑,因为坏的思维习惯的力量实在很大,有一段时间认为靠念口诀自己康复了,正欣欣然,不久又陷入强迫症泥潭中,无望中又打通了老师的电话,按照老师的指导,努力实施老师布置的作业,不断改变我的观念和想法,围绕着自己的生活,反反复复,终于理解了什么是顺其自然,为所当为,逐渐觉得生活越来越充实,这里电话勾通起到了主要作用,再加上郑老师、韩老师等的老师的讲座,以及受老师们影响逐渐看看一些佛学书,我的心理起到了质的变化,我努力学会关心身边的每个人,多为别人考虑,多参与各种活动,也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当然美好生活是自己创造的,也就是郑老师所讲的主要是为所当为,我要不断努力。09年8月

 







余**的反馈:


  首先感谢张老师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您的关怀这让我没有一点生涩的看病治疗的感觉,而像是晚辈在用心倾听长辈的指点,或是听老禅师讲道,呵呵,倍感亲切。


  关于森田疗法之前自己看过这方面的书籍,用心去理解书中的理论,所以听张老师的理论理解的比较快一些,毕竟是自己产生了心理问题,所以得自己主观上努力,所说的努力不是努力和症状搏斗,而是过正常的生活,该工作工作,该学习学习。这是我在以前自己看书的基础上经过张老师的指点而更深层次体会到的森田疗法的精髓,目前正在体验中,要做到顺其自然,而不是心里想着体验而去体验,工作并不是去体验,也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赚钱谋生,当想法真正转变过来了,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症状了,之所以心理问题吃药“治”不好就在于此,因为它不是病,只是一种强迫性的思维状态,要想摆脱先接受,只有慢慢的接受它,进入正常的生活状态才真的会做到不想,而不是要忘记,无法忘记,只有接受才能奇迹般的达到所谓的“忘记”的效果。


  以上是在张老师这里咨询4个月来的心得体会,过正常的生活。其实当你领悟到真理之后就已经“康复”了。心理问题是没有什么明确的康复期限的,不像感冒发烧,醒悟即康复。

 







孙女士的反馈


张老师,谢谢您帮我从这么多年的困境中走出来。虽然自己的胆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小,但是那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已经基本消失了。想想自己稀里糊涂地痛苦了那么多年,真是不值。现在自己不管对工作对生活的态度都积极很多,感觉不错。真的感谢您的帮助!    





**的反馈:

社恐女孩倩倩咨客的反馈

(2013-07-06 09:51:58)



    我是一个社恐患者,由于天生性格敏感内向,在02年的多事之秋患上了所谓的社恐。从此以后,我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忧心忡忡的病人,我七彩的生活蒙上了阴影,本来不乐观的性格更加悲观,对未来充满了担忧,更多的是无力感,在惶恐的生活中度过了最宝贵的四年,06年的时候,偶尔上网,无意间打开了这个网站,似乎看到了救星,我照着上面的指示,似乎感觉一下子好了很多,但有些人少了一位老师的指引,悟性没有得到很大提高。又这样过了三年,


为了更好地生活,我于09年三月份去了趟上海,郑老师亲切地接待了我,根据我的情况特意为我选了看心老师,看心老师他人挺好,耐心细致,引经据典,将高深的理论化为简单易懂的语言,慢慢地将我错误的认知引到正确的方向上来。当然,由于我时间拖得比较久,一些坏的思维方式存在比较顽固,表面上看似听懂了老师的话,但是做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看心老师叫我不要着急,慢慢来,不要多想,只管去做就行了。


社恐患者一般是个极度追求完美的人,所以有时一个平时普通人无伤大雅的行动,在我身上就会耿耿于怀很久,而且很恐怖下一次在同样的情境中会发生同样的事,看心老师就教我反向而行之,越丢脸越去做,越害怕越去做,只管做好手头上的事,不管其他三七二十一,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慢慢地,我变得从容了,不再像以前那个害怕紧张了,与人关系缓和了许多,情绪不是很受困扰了。


我变得阳光了,对生活有了一份新的理解,活在当下,一些以前因为社恐而落下的事百废待兴,充实生活,虽然现在有时与人交流还会紧张,还是在意眼神,情绪还会波动,但我知道不完美才是真完美,不完美的人是一只被上帝咬过了的苹果,我不会太在乎眼神,在乎紧张了,我会以更加饱满的姿态迎接生活,认认真真做好每一件事,努力真诚地帮助别人。 

 




刘女士的反馈


    加入咨询已经半年了,这半年里的的变化自己也说不清究竟因为什么,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我就可以面对自己的症状了,不会再一想起来就害怕的连饭也吃不进去,觉也睡不了.


  当时我焦虑的症状已经有6年了医院也去过好几家,但是焦虑的症状依然在加剧.晚上我不敢睡觉,紧张极了,等熬到天亮已经身心疲惫.每天就是这样,对于我来说一点希望也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痛苦才能走到头.


  和那时相比,我可以几个月没有吃过一次药,偶尔晚上还会紧张,但不会那么强烈了,即使晚上睡不着,也可以很快地自己调整过来.白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感觉轻松了许多.


  自己的进步还是挺快的,继续坚持下去,相信我的老师,也感谢你们.






小郭的来信


   首先感激张老师的耐心咨询帮助,让我从那黑暗的艰苦岁月慢慢走了过来.

 

    我是在百般痛苦及受失眠折磨多日,在整天发呆中, 在刻意在网上寻求帮助时, 发现了郑氏心理网站的链接.又在网上听了郑老师早期的录音, 听了后给我很大的震撼, 俗点就是说到心坎里了 .于是带着解惑,学习的心态,拼命收集录音下下来听. 当时精神整天像灵魂出窍, 能发呆一天, 怕这怕那 拼命想改变这种状态,导致了各种症状. 听了录音后感觉踏实了点 ,对其中郑老师说的理论上的东西很兴奋 感觉对自己迷茫的内心有了解决的希望.

 

    于是 听 看 想 延续了好几个月,内心状态有了很大转变,迫切想寻求进一步转变,于是去上海找了郑老师 ,并接受了张老师的咨询治疗,期间有杂念及疑惑,便与老师沟通,说出想法,有张老师耐心倾听,及引导纠正一些杂念.久违的信心不断被引导出来.主要是解惑了,有了去做事情的勇气及动力,悬浮的心落地了. 

 

    以上是我的经历,太多太多痛苦细节也已逝去.



    通过这些,很大的一个感受是,患上强迫症的大多是自己跟自己打仗,有句话说的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现在,在这强迫症治疗上只有走过经历过的人才有资格有方法去创立模式去解决.药物就像兴奋剂,过了时间又回到原样.短期的几次咨询往往很难探寻到病根吧.这是我最大的感受.

 

    大恩不言谢!现在自己正努力做些要做的事,回报社会.相信有郑老师及张老师,还有机构里的其他老师努力的奋斗,越来越多遭此困扰的朋友会走出泥潭,真心祝福!!!





小琪:


我是一名大学生,高中时开始困扰人际关系问题。我的同学关系很好,在同学中是中心,但有次一个同学组织了大家去爬山,而且各方面准备都很充分,大家玩的也很开心,但觉得自己不再是中心了,我感到很难受,我变得害怕失去周围的朋友,总是很担心。后来又出现反复检查门锁,煤气,书包等问题,感到非常痛苦。我妈妈带我到医院做心理咨询,咨询了大概有三个多月,没有效果,在高三时休学了。后来复读,考上了大学,之间也在做着咨询,但还是很痛苦。大一时再次休学了。期间我在网上找了一位咨询师,他每次咨询都帮我矫正认知,并且让我爸妈也帮我矫正认知,后来我复学,每天也要给妈妈打个电话,诉说我今天又担心什么了。咨询了大概半年,我还是痛苦的承受不住了,准备再次休学,但了解到学校规定,再休学就只能退学了,当时非常绝望。后来万幸的遇到了张老师,张老师帮我把以前错误的方法都改了过来,比如让我不谈症状,慢慢的我做到了。张老师让我对不安顺其自然,不要试图摆脱,什么方法都不要想,经过系统的咨询,我之前的痛苦都消失了,现在也能正常上学了,真的太感谢您了,您就是我的恩人。。。





李先生:


在这里咨询三个多月了,看心老师像位老师傅一样耐心给我讲解,现在各方面都好很多,之前余光的问题,现在也能不在意了,也能集中精力做事了。我会继续努力下去,谢谢看心老师!




Jay


我的问题是强迫观念,之前吃了一段时间药,但是很难受,总是睡觉,也没什么效果,就不吃了。我以前都不知道还有心理咨询,偶然在网上看到的,来到机构郑老师安排了张老师为我做咨询,说张老师非常有经验。在张老师的帮助下,我进步的很快,以前那些症状都没了。我今年大专刚毕业,我妈帮我问了个超市的工作,搬货要到半夜,我真的受不了了,干了几天就跑回来了,我妈就说我没好,让我去咨询,其实前段时间我去考驾照了,并准备在续个本科。我觉得我现在是好了,感谢张老师的悉心帮助,也希望张老师帮助更多像我这样痛苦的人。

 


 


陆先生


感谢看心老师的帮助,现在已经很好了,我虽然40多岁了,但和年轻人还是很谈的来。看心老师咨询非常认真,我之前在家待了10年,我是焦虑症,心慌心跳过速。也做过治疗。我是歌手,以前在朋友的酒吧唱歌,但有一次,音乐响起,我突然感到心慌的不行,就跑出去了。后来一出去就感觉天旋地转,吓的我都不敢出去了。后来一个医生说可以帮我做个心脏手术,我当时就烦了,心理问题还做手术?后来在网上找到郑老师,是看心老师帮我咨询。现在我已经没有那种恐慌感了,也出来了和朋友做点生意,生活也正常了。

 




吴同学


我是反复洗手检查,以前的咨询师告诉我要控制,那时上完厕所都不洗手了,但很不舒服。咨询了有三个月吧,那位咨询师说不做了。后来来到郑氏心理中心,看心老师帮我做咨询,说我对森田疗法理解的刻板了,上完厕所,饭前当然要洗手了,只是强迫行为过度了。以前上课总怕忘带书,反复检查已至上课迟到,被导师批。现在也能简单看下就去上课了。咨询还是要找真正理解的老师。





 

 

-----


(未完待续)



------

注:

所有案例均为真实案例,因保密原因,略去实名,如确要验证,在征得其同意后,就可即刻得以实证!
为了维护来访者隐私,只登载部分案例的内容;  已登出案例已经全部隐去个人特征信息。

 






Powered by CloudDream